完本

津门迷案

时间:2020-07-07 04:03:15

状态:已完结

作者:希明里

主角:胡明一,孙秀英

在线阅读

《津门迷案》由网络作家希明里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胡明一,孙秀英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胡明一向他的上司安东尼克汇报了二姨太上吊身亡的堪查情况,他对她上吊自杀问提出疑问: 如果那天晚上,女佣人见到二姨太太很平静,情绪

《津门迷案》免费试读


胡明一向他的上司安东尼克汇报了二姨太上吊身亡的堪查情况,他对她上吊自杀问提出疑问:

如果那天晚上,女佣人见到二姨太太很平静,情绪没有异常优闲看着书。半夜饿了她还到厨房拿了点心,这样的女人能在几个小时后就自杀了吗?。

还有那阁楼上门口的男人皮鞋印,怎么回事?这个脚印表明,二姨太太上吊的现场还有第二个人,但这个男人什么时间进了楼,又是从哪里进来的呢。

楼上下没有一点可疑人脚印,这可能是女佣人早晨打扫卫生,墩布拖了地,消灭了一二楼地面上的痕迹?

胡明一也查看了院墙,那小洋楼的院墙有近二米多高,而且上布满尖尖的铁三角,半夜翻墙有可能被扎伤一般人也无法翻墙而进。

夜里的院楼门又是内插上的,在女佣人没发现的情况下,是否二姨太太把那个男人放进来了?

赵学铭也同意胡明一的断判,安东尼克也点了点头,要他们等法医对二姨太太的尸体堪验后,再作最后结论。他们俩人回到各自的警署宿舍去休息,等侍法医验尸的结果。

胡明一躺在单人床上,刚才一幕幕二姨太太上吊自杀的情景,像过电影似地闪过:

可能那天晚上,二姨太太悠闲地在床上半躺看书,突然她发现屋外有响动,她光着脚下地开了房门。一个像鬼的男人进了来弄昏了她,把她放在阁楼地板后,吊在梁上拴好的裤腰带上。

也可能她刚睡下半夜突听楼道有动静,光着脚出了屋门也没看见楼道没有人,就上了阁楼。刚进到阁楼门口,突然被一个男人弄昏吊在了房梁上。

再一个假设就是二姨太在深夜把这个男人放了进来,两人在一起后,这个男人发现了她的什么重要的秘密,或是他们起了争执。这个男人激情下弄昏了她吊到阁楼去,伪造了现场。

那这个男人可能是二姨太太相熟的人?甚至是地下情人的可能?

胡明一猜想着每一个可能,可那个男人为什么要杀二姨太太呢?,是他发现了什么秘密,至于她死地呢?。

女佣人是最了解她的人,她能回想起有用的线索吗?,法医的验尸又能得到什么结果?

这一切将是疑问只能由时间来回答,胡明一躺在床上反来复去思考着,等待消息。

这时,赵学铭走进了宿舍,告诉胡明一法医验尸的结果,这个二姨太太是被吊死的,没有被勒死的痕迹,身上也没有伤痕更没有中毒的迹象,初判断为上吊身亡。

他们两人拿着法医的验尸报告,来见上司安东尼克,他看了看验尸单皱了皱眉,向他们指示道:

“两位警员这个案子很复杂,又牵扯办理黎元明走私案的天津警察局。赵,你到天津警察局去一趟了解情况。

胡,你还去商人的小洋楼院周围进行调查,并给黎元明和二姨太的家人发电报告之,你们分头行动”

赵学铭听从上司的指示,立即动身到天津警察局去询问,他原是那里的警员与警察局的人员很熟,好了解情况。

胡明一拿着从第二警署查到的地址,到了电讯局给二姨太的家属,和黎元明的大太太发去了电报。

然后,他来到小洋楼的周围进行寻访,这座小洋楼的院子有一个墙之隔的粮站。粮站的大院里面,有两个粮库和几间平房,院门口有个门房。

这时已近中午,时节又是夏初,阳光照在胡明一的身上暖和和的。他来到粮站的门房,一个穿着土布衣服,宽背健壮的男人走了出来:

“警官,有什么事吗?,我问您是不是旁边的那个院子里吊死一个女的”

胡明一肯定了:

“你也知道旁边的小洋楼里吊死了人?

那好似搬运工的男人摸了摸头:

“那离这多近,我们粮站的人都知道,有人还看见收尸的抬出死人呢,是个年青女人,我以前见过她经常去街上,从我们门口过。

那女的太漂亮了,死了太可惜了,我们这样的穷苦力哪娶上这么好的女人,只有看看的份。人家富商一个人占好两个,这社会哪说理去。”

胡明一笑了:

“这社会就这个样,那个漂亮的女人要是不死,嫁给你们这样的弟兄哪个不高兴得,连觉都睡不着了。可惜是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,没有钱什么也办不到,有了钱别说娶个漂亮媳妇,鬼也能给他推磨。

可要是发这不义之财,钱再多的也是灾祸,最近,你看这富商一家子,死的死走的走,还不是家破人亡。不多说了,我问问你最近,这富商一家人和二姨太上街时,从这里经过,有没有反常的事情。”

这个搬运工对胡明一很有了好感,他想一会,说了一个他看见的可疑情景:

那天下午四点多钟,他正在粮站口从马车卸米袋子,看见二姨太一个人从马车旁经过,打扮得花枝招展的。这吸引了他的注意,他看见,这个二姨太走过一个路口,上了一辆黑色轿车。

这时,富商家的女佣人也来到了粮店门口,向二姨太的方向望了望,她一看黑色轿车开走了,才慌慌张张地回去了。

胡明一听后猛然一愣:

他们几次询问这女佣人,她都没讲过这个事情?她为什么不说,这个与二姨太上吊身亡的重大事情呢?,胡明一断定,她这里一定有隐情,这是个重要线索。

他向搬运工道谢后,转身回了警局,直接走进了他的上司安东尼克的办公室。

此刻,他的上司正在仔细听着赵学铭从天津警察局,所了解情况,见到胡明一急匆匆地走了进来,觉得一定有急事。

他向赵学铭摆了摆手:

“胡,有什么重要的事吗?”

胡明一立即通报了,女佣人隐瞒了有关二姨太太自杀案子的情况。这个意大利警官沉思了一会,他让赵学铭和胡明一去女佣人的家里,把女佣人带到这里进行询问。

他们不敢慢怠,两人骑上警局的公用自行车向海河边的西窑洼驶去。从但丁路来到海河边,灿烂的阳光洒在河面上,一片波光粼粼,一艘艘捕鱼的木船迎着无数波浪乘风而来。

渔民们有的撒下魚网,有的渔船放出鱼鹰,一时间河里面上响起啪啪啪,木桨拍水的声音和鱼鹰的欢叫声,引来不少行人在岸边柳树林里观看。

海河岸边十分热闹,胡明一和赵学铭无心观看这些景色,加快了车速。他们经过狮子林桥时,己看到了肃穆的望海楼教堂,今天是礼拜六,正是天主教徒们礼拜的日子。

已近中午,男女教徒们拥簇着纷纷出了教堂大门,走向海河旁。胡明一和赵学铭怕碰倒人,放慢了车速。

胡明一看到了横架海河上,高大的金钢桥,这是一座大型钢梁,双叶立转开启式桥梁。

人们通过电力操纵用那巨大的钢铁支架,可以把两面的桥体吊起,形成八字,让大型轮船通过。

这座钢铁大桥建于一九二四年,相连的大经路铺设了有轨电车铁道,宽阔的道路直通津城的北站和海河两边的各个地区,交通十分发达。

这时,有一辆有轨电车停在桥前,挡住了他们的去路,有轨电车前围了一大堆人。人们伸着脖子,像被绳子拉着一样,向电车头前张望,见到穿警察服装的人过来了,就让出了并排两个人宽的间隙。

胡明一和赵学铭下了自行车,上前一看,一个三十多岁,穿着长布衫,干净利索的男人倒在电车前,头部也被撞得头破血流,气绝身亡。一个相同年岁的女人在死尸旁哭得昏了过去。几个胆大的妇女抱住她,正掐她鼻子下的人中。

胡明一问了问看热闹的一个中年人:

“大哥,这是怎么回事”

中年人叹了口气:

“警官,听那刚昏过去的女人哭诉,死的那个男人是他丈夫,因借了驴打滚的高利贷,还不起就撞电车自杀了。您说这是什么世道,前天刚有个跳海河的,今天又来了个撞电车的”

胡明一不由心中一震,痛苦和怒火涌了出来,这年头军阀混战,外国列强瓜分欺凌国家,普通穷苦的老百姓在生死线上挣扎。

他想起了介绍他参加地下党组织的小饭馆王老板所说,我们一定要推翻这个让穷苦百姓受难的旧中国,建立一个让人民百姓当家作主,过上幸福生活的新中国。

此时此景的惨状,让胡明一更坚定为王老板所说的理想目标,而奋斗的决心。

就在他感慨之际,本管片的两个巡警也来了,他们一看租界的警察也在这里看热闹。其中一位矮胖的青年巡警不太高兴,用纯正的天津话向胡明一抛闲腔:

“两位巡捕,你们是看热闹,还是八里台的警察乱管这一片,没事别在这闲看着”

胡明一心里的怒气正没地方撒去,见到矮胖巡警阴阳怪气,就一把抓住了矮胖子的前胸衣服:

“你***找打,都出人命了,你不敢快处理安慰家属,还在这没话浪当话,你还是警察吗”

矮胖子知道自己没理不坑声了,另一个高瘦的中年巡警明白,租界的警察不好惹,敢忙上前劝解:

“哎,两位巡捕,咱们都是吃这碗饭的别大水冲了龙王庙,一家人不认一家人,他说话不好听您就原谅他吧,你们这是到哪办公事”

胡明一见有人劝解就松开了手,矮胖巡警乖乖地去处理现场。

赵学铭向瘦高个巡警询问:

“我们到西窑洼去找一个人路过这里,这不出了事把直道堵上了,我们也是看看没有别的意思”

瘦高个巡警笑了笑:

“我知道是误会,这个青年胖子是刚来我们这的,愣头青什么也不懂。你们到西窑洼哪个地方找谁,这就是我们管片在这片干了十几年了,我给你

完本

津门迷案

时间:2020-07-07 04:03:15

状态:已完结

作者:希明里

主角:胡明一,孙秀英

在线阅读

相关文章

猜你喜欢

小说推荐

更多